一转眼小孩都上小学了,想起自己刚上学时已经是30多年前了。刚好暑假买了汉服穿了一下,作一组四季图,送你上学,未来等着你去书写。

传统的工笔画画汉服人物很搭配,传统的留白加上一只梅花,配上提跋就是那种古朴典雅的味道。

水彩画虽然算舶来品,但也非常适合古风写意,水迹沁润感画出小女孩汉服给人灵动飘逸的感觉。

传统西方油画的黄黑强对比反而不适合汉服,特别是笔迹的凝滞感使人感到沉重。但油画能很好地弥补传统中国画不好表现夜空的缺陷,配上后印象派罗纳河的星夜,呈现出奇幻的画面。

水墨画和汉服风格也相得益彰,相比水彩画意境更加深远,配上提跋似乎能听到到画里的声音。

我把岁月编成一组画。 画师的名言是 “Nothing is impossible!” 他的名字就叫否头学破 · 安德 · 皮皮提。

好了,愿你终能“镕古铸今,超逸绝尘”。

标签: , , ,

留下回复(本站有评论邮件通知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