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缅怀先人~

一直挂载dropbox和gdrive用,虽然都还算好用,但一来直接访问不方便,二来这两个都不大。最近申请了微软的Office 365开发者试用订阅E5。5T的onedrive同时解决了直接访问问题和容量问题,以前我的域名邮箱托管在zoho老出问题,现在也一并迁移到微软了。

申请链接 https://developer.microsoft.com/zh-cn/office/dev-program
管理链接 https://portal.office.com/AdminPortal/Home#/homepage

这东西网上资料很多,申请了之后是onedrive原始容量是1T,自己在设置里改成5T就行。但微软给的试用期是3个月,需要开发者身份才能续订,一般的说法是要多用它的API操作。事实上我看了一下,Office 365的api出来好几年了,但似乎个人用户相对较少(网上资料少)。对个人比较实用的是Office 365 REST API,直接操作Onedrive和Outlook。
阅读全文

服务器老是有ip不停尝试连接,看了下没造成大问题也没管他。今天偶然发现某个ip疯狂连接,想想还是把他封了算了。以前用Ubuntu和Debian系的iptables用起来不是很方便,现在正好是试一下新的ufw。

系统ubuntu 18.04,ufw禁止ip A.B.C.D的访问

ufw deny from A.B.C.D to any

结果监控里面A.B.C.D的ip还是在大量连接。

然后ufw status 看了下状态,规则生效了啊,甚至重新reload也没用,怎么回事呢?
阅读全文

最近几年有点忙,一直没弄新的pe,一方面是没时间,另一方面还是没需求。微软在vista时代引入wim封装后,后面的win7,win8,8.1和win10的系统模式都基本一致。相应的,其对应的各个版本的pe也没多少必不可少的新功能。现在的win7pe(winpe3.0)还可以胜任大部分工作。我基本上各个主要windows版本的pe都做过了,终于在2019年底把win10的也补齐了。

最新的win10主要版本是v1909版,但我看微软并没有放出相应的ADK版本,查了一下发现微软根本就没放出来:
A Windows ADK for Windows 10, version 1909 will not be released. You can use the Windows ADK for Windows 10, version 1903 to deploy Windows 10, version 1909.
其实用到的工具还是以前那些功能,微软都懒得更新版本号了,我们目前能用的最新版就是v1903了,结合v1909的安装文件,做最新的win10pe。

阅读全文

这几年手机支付很方便,都不习惯带现金了。但关键时刻手机出问题就比较麻烦。这几天手机电池估计有点问题,突然从60%的电量急速掉电关机。回来发现淘宝有整套换电池方案,想起来还从没拆过这种一体手机,立马买回来自己试了下。

拆机比较麻烦,先要加热融化粘胶。开始怕把电池吹爆了,电吹风吹了3分钟,结果胶沾得很紧,根本拆不下来。然后再加热5分钟上小刀拆了一次,把边框都划了2个坑,还是不行。最后发现别人是把手机放在手机盒子里面加热的,这样可以提高效率。刚好手机盒子还在,放进去加热确实效果好,又吹了5-6分钟,终于能用吸盘吸出一个缝隙了。

阅读全文

小雪,深圳26度,天气很舒服。

黑客用激光攻击,百米外就能激活语音助手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原标题:Hackers Can Use Lasers to ‘Speak’ to Your Amazon Echo or Google Home)

黑客用激光攻击,百米外就能激活语音助手

网易科技讯11月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最新研究发现,通过将激光调至精确频率并对准智能语音设备,其可以像用户声音一样激活语音助理并进行交互,从而解锁汽车、打开车库门等等。这种方法的作用距离甚至可以达到一百多米。

 

以下是翻译内容:

去年春天,网络安全研究员菅原健走进了密歇根大学教授付凯文(Kevin Fu)的实验室。他想炫耀一下自己发现的奇怪戏法。在一个黑色金属盒子中,菅原健将一束高能激光对准了iPad的麦克风,并让付凯文戴上耳机来听iPad麦克风接收到的声音。菅原健以正弦波调谐激光强度,当高能激光以每秒1000次的频率波动时,傅付凯文听到耳机中传出一种独特的高音。iPad的麦克风莫名其妙地把激光转换成了电信号,就像用户口中发出的声音一样。
阅读全文

每天中午去食堂吃饭都会吐槽食堂难吃。今天突然想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

人类与动物一大区别就是实现了社会分工,这让我们不用像动物那样每天花很多时间去找吃的,也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人类。按理说我们是这种分工的受益者,应该很欢迎食堂。那为什么会觉得食堂难吃?人从动物进化过来,动物每天可以吃的东西应该比食堂少多了。牛羊吃草,猪吃饲料,大熊猫吃竹子。而且动物还不会烹饪,按说那些东西会很难吃。动物为什么吃不腻?或者说动物也觉得不好吃,但没的选择,不吃就饿死了?这就又引出了几个问题,动物也会觉得食物不好吃吗?生物为什么会觉得食物不好吃?

从生命的起源来看,最开的生物似乎只需要摄入一些无机盐和简单的有机分子当食物就可以了,根本不会有好不好吃的概念。按进化论来讲,人是高级动物,人觉得食物不好吃,那是进化的结果。达尔文说,在进化中存活下来的物种,不是最聪明最强壮的那些,而是最适应变化的那些。这里面就存在一个问题了,远古时期食物稀少,应该是不挑食的人类更能适应环境,挑食的都被饿死了。进化的方向是不在意食物口味的人更容易活下来。所以现代人类应该越来越不在意食物好不好吃。进一步推论,人从猴子进化来,所以人应该比猴子更不在意食物好不好吃。这显然不是事实。


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s,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阅读全文

这个有点意思

作者: 游研社 

你永远猜不到AI有多么异想天开。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人工智能研究机构OpenAI的科学家目前在验证这样一个假设:如果在虚拟世界中模拟自然界物种竞争的环境,是否也会产生更聪明、更复杂的人工智能?

为了验证假设,他们再次用计算机模拟出了一个复杂的游戏环境,就像上次的“Neural MMO”游戏(不过我更喜欢称它为“AI的黑暗森林”)一样,整个环境中只有AI,没有活人。不过这次的游戏规则要更明确,你可以理解为“捉迷藏”。

在最近公开的一篇论文中,OpenAI透露了该研究的最新进展。研究人员在一个给定的开放空间下放置了多种工具,同时将一定数目的AI分为两组,并给了他们完全对立的游戏目标:

被称为“隐藏者”的AI需要尽可能隐藏自己不被搜寻者探测到;而“搜寻者”的目标正好相反,需要找出所有在地图中的“隐藏者”。当然,就想大家所熟悉的捉迷藏那样,开始前,“隐藏者”会有几秒钟自由行动的时间来隐藏自己。

游戏开始后,代表隐藏者的蓝色小人一旦出现在敌方的视野范围内,搜寻者便能得到一分奖励

除了基本的规则以外,研究人员没有对AI进行任何的额外干预和调整,它们在模拟环境中的任何行为都是当前自我认定的最优解。
阅读全文

不知不觉处暑了,我印象中今年也就去理了几次发,时间就过去了。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时间都浸没在一堆杂事当中。

也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忙的同时老是有些不大不小的毛病。牙齿隐裂,恰好在在外面开会,半夜痛醒赶回来治疗。治疗修复前前后后2个月。有的时候治疗完牙齿感觉真感觉全身没有散发出一点能量,整个人都是收敛的,走在路上感觉世界好清静。中间还穿插房屋装修,周末培训,出国开会等。好多次在办公室加班到11多,回家吃点东西洗澡洗衣服睡觉就1点了,第二天还得早起。最大的问题还是没有时间补一下睡眠。

然后年初到现在也没消停多少,各种事情,各种文件,各种沟通,各种毛病,轮番折腾。有过一天收拾搬家退房,也有过一天开会飞机来回。上个月更是严重上呼吸道感染,咙痛的饭都吃不下,病情反复,去医院3次,拖了20多天。这期间也是有事情要处理,想快点好,抗生素吃得太多。喉咙刚好肚子又出问题,肠道菌群环境大概被那些抗生素毁了,连喝碗稀饭都拉肚子。中间也有反复,没办法,重建环境,自己回家做饭,到现在也半个月了。

这次搬家终于摆脱了广场舞的噪音,上班耗时也少了,其他杂事似乎也处理得差不多了,希望一切顺利,步入正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