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关键字 ‘wingwy’

一转眼小孩都上小学了,想起自己刚上学时已经是30多年前了。刚好暑假买了汉服穿了一下,作一组四季图,送你上学,未来等着你去书写。

(更多…)

前几年看过朱校长讲的量子意识以及科学与佛学。刚看到标题的时候还以为是伪作,因为朱校长是严肃的科学家。后来看了正文,发现朱校长真的是在尝试用科学的方在阐述量子力学(主要是量子意识)与佛学的关系,见《朱清时:量子意识——现代科学与佛学的汇合处?》https://www.wingwy.com/archives/2018_01_57465.html 朱校长的科研工作主要是化学物理,本身不涉及量子力学的研究,没有了先入为主抑或是约定俗成的一些理念的影响,这也许使得他反而能跳出传统量子力学的桎梏,以不同的理念来看待佛学与量子科学,提出到一些很有意思的观点。

我们这一时代的人在学生阶段主要接受的理工科教育,用现在流行的概念来说叫STEM教育。正经的哲学没有老师讲过,佛与道也不会出现在课堂上。也就因为还算有些兴趣,偶尔看到佛道相关的东西时我倒是也能看下去。最近刚好就看到个关于佛和修道的故事,突然有了一些想法。当然,比起朱校长的逻辑严密、体系坚实、大家风范,我的这些想法只能算是乱谈了。

故事从下面关于和尚努力修道的问答开始。

有源律师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
师曰:“用功。”
曰:“如何用功?”
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
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
师曰:“不同。”
曰:“何故不同?”
师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需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

佛家讲看破虚妄,明心见性,这就是和尚的努力修道。然而说“众生皆佛”,那管他还是不是和尚?和尚与士兵、皇帝有什么区别?和尚修的道与士兵、皇帝修的道又有什么区别呢?再说为何要修道?有什么目的?又说“心中有佛,处处是佛”,如果内心向道,为何又要努力修道呢?修道不应该有固定的形式,大众眼中的不修道也许是另一种修道的方式,更何谈甄别努力与不努力?“心物一元”,既如此,何有饥困?何有食眠?自然也就没有不同,没有大师与和尚的这个对话,这个故事不会流传下来,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了。对于道家来说,那个忘掉的和尚恰如“至人无己”,努不努力修不修道则是“神人无功”,对境无心的这个故事则暗合“圣人无名”。按这么理解,佛道对于我们这个故事确是殊途同归。

(更多…)

拍过很多逆光人像,一直很喜欢把光融入画面的感觉。一般来说,好点的相机加上合适的镜头在阳光适宜的环境下还是比较容易拍出好看的逆光人像。特别是5d4拍逆光简直太轻松了。而不同于相机传感器的高宽容度,手机要拍出整体感不违和的逆光人像一般比较困难,现在流行的办法是用主、副摄像头等多次曝光,再加上不同的算法实现。

去年刚换了个一加9pro,主副摄像头都用了目前很好的传感器,拍出的逆光人像细节还算过得去,HDR高光压得比较厉害,整体氛围感用ACR调节一下还是可以的。

(更多…)

热了半个月终于下雨降温了,看对面的山有一种在高寒山区的感觉。

不是山太高,而是云太低。

(更多…)

傍晚五点半左右下了点雨,然后出彩虹了,拿着手机跑到顶楼把彩虹拍全了。然后一会儿东边出现像紫色的光一样穿透的东西,有同学说是丁达尔现象。我看这不正是古人说的“雨后飞虹,紫气东来”吗?

(更多…)

前几天收拾柜子,发现19年夏天买的几种感冒药还在。回想了一下,出门读书以来也有过多次感冒,但都不会买很多种药,特别是那些没听过名字的奇怪的药。那次为啥买了这么多奇怪的药来吃?真要认真的想一下,我大概率绝对不会买那些东西。估计也是当时有些心急了,发烧嗓子疼,医生还开了激素吃,总想着快点好,不要传染别人。结果却是反反复复拖了快3周,还连带后面使得了肠道环境改变,拉肚子拉了1年多,对身体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引起感冒的可能是一个很小开头,一个微不足道的原因,我早已经忘记了,但最后造成的结果实在没法想象。欲速不达,因果不空。想来真是不可思议,不可预见性也是世界精彩的一个地方了。未来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可预期的不可预期的,我们等着慢慢品味。虽然才春分,深圳已经夏天的感觉了。

刚换个手机,发现现在手机拍照功能有了很大的提高。得益于手机处理器的进步和多镜头多重曝光,现在拍人像有点单反大光圈的味道了。随手拍了拼图,手机上起来还不错。不过放大了还是差相机很远,噪点多,细节差,HDR全靠多镜头和算法。
当然目前也不指望手机能有全幅单反那么好的效果,不过出去玩带个手机拍照还是很方便的。

这几年手机支付很方便,都不习惯带现金了。但关键时刻手机出问题就比较麻烦。这几天手机电池估计有点问题,突然从60%的电量急速掉电关机。回来发现淘宝有整套换电池方案,想起来还从没拆过这种一体手机,立马买回来自己试了下。

拆机比较麻烦,先要加热融化粘胶。开始怕把电池吹爆了,电吹风吹了3分钟,结果胶沾得很紧,根本拆不下来。然后再加热5分钟上小刀拆了一次,把边框都划了2个坑,还是不行。最后发现别人是把手机放在手机盒子里面加热的,这样可以提高效率。刚好手机盒子还在,放进去加热确实效果好,又吹了5-6分钟,终于能用吸盘吸出一个缝隙了。

(更多…)

小雪,深圳26度,天气很舒服。

每天中午去食堂吃饭都会吐槽食堂难吃。今天突然想了一下,为什么会这样呢?

人类与动物一大区别就是实现了社会分工,这让我们不用像动物那样每天花很多时间去找吃的,也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人类。按理说我们是这种分工的受益者,应该很欢迎食堂。那为什么会觉得食堂难吃?人从动物进化过来,动物每天可以吃的东西应该比食堂少多了。牛羊吃草,猪吃饲料,大熊猫吃竹子。而且动物还不会烹饪,按说那些东西会很难吃。动物为什么吃不腻?或者说动物也觉得不好吃,但没的选择,不吃就饿死了?这就又引出了几个问题,动物也会觉得食物不好吃吗?生物为什么会觉得食物不好吃?

从生命的起源来看,最开的生物似乎只需要摄入一些无机盐和简单的有机分子当食物就可以了,根本不会有好不好吃的概念。按进化论来讲,人是高级动物,人觉得食物不好吃,那是进化的结果。达尔文说,在进化中存活下来的物种,不是最聪明最强壮的那些,而是最适应变化的那些。这里面就存在一个问题了,远古时期食物稀少,应该是不挑食的人类更能适应环境,挑食的都被饿死了。进化的方向是不在意食物口味的人更容易活下来。所以现代人类应该越来越不在意食物好不好吃。进一步推论,人从猴子进化来,所以人应该比猴子更不在意食物好不好吃。这显然不是事实。


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s,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