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存档

好久没动过VPS,最近更新到ubuntu22.04。系统重建后发现key不能登陆了,赶紧用密码登陆上去debug。开始我还以为是我自己的key问题。因为前段时间发一个私钥给别人登录调试,结果对方也说登陆不了,弄了半天结果是key的文件权限问题。这次我自己也换了系统,毕竟私钥是好久前生成的,可能有些权限问题?虽然我不太相信权限会出问题,但还是重新生成了一对key,结果配置后还是登陆不上。

然后我怀疑是VPS的系统问题,重建了一次也不行。终于想起上网搜索下,然后发现是ubuntu22太坑了。这种登陆问题应该兼容性优先,登录后再提示,要不然系统直接无法登录,会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encryption – Ubuntu 22.04 SSH the RSA key isn’t working since upgrading from 20.04 – Ask Ubuntu

简单说来,由于各种安全漏洞,很多新的操作系统和SSH客户端都不再支持 RSA SHA-1哈希算法。

(更多…)

立冬了,刚好过了个台风。

(更多…)

一转眼小孩都上小学了,想起自己刚上学时已经是30多年前了。刚好暑假买了汉服穿了一下,作一组四季图,送你上学,未来等着你去书写。

(更多…)

以前写过《用ffmpeg批量压缩手机视频》,对于4k60p的手机视频压缩后大约只占以前20%的空间。这对于手机内部存储来说非常有用,512G的手机也经不住存50mbps编码的视频。特别是我这手机还支持 4k120p,开启后编码100mbps,根本存不了多久的视频。而现在大家越来越在意视频拍摄,包括新出的一些无反相机都主推视频拍摄功能。真要加上花哨的10bit hdr拍摄,又不重新编码的话,很快手机就没空间了。

上回的转码本来也没大问题,但没加meta信息,很多手机厂商喜欢按视频修改时间排列视频,这使得后面查找不方便。另外,以前同等条件下cpu编码画质会比cuda等硬件编码效果好些,所以上回用的libx265。但考虑到手机上看完全没区别,而硬件编码又很省时间,故现在改成硬件编码。

(更多…)

前几年看过朱校长讲的量子意识以及科学与佛学。刚看到标题的时候还以为是伪作,因为朱校长是严肃的科学家。后来看了正文,发现朱校长真的是在尝试用科学的方在阐述量子力学(主要是量子意识)与佛学的关系,见《朱清时:量子意识——现代科学与佛学的汇合处?》https://www.wingwy.com/archives/2018_01_57465.html 朱校长的科研工作主要是化学物理,本身不涉及量子力学的研究,没有了先入为主抑或是约定俗成的一些理念的影响,这也许使得他反而能跳出传统量子力学的桎梏,以不同的理念来看待佛学与量子科学,提出到一些很有意思的观点。

我们这一时代的人在学生阶段主要接受的理工科教育,用现在流行的概念来说叫STEM教育。正经的哲学没有老师讲过,佛与道也不会出现在课堂上。也就因为还算有些兴趣,偶尔看到佛道相关的东西时我倒是也能看下去。最近刚好就看到个关于佛和修道的故事,突然有了一些想法。当然,比起朱校长的逻辑严密、体系坚实、大家风范,我的这些想法只能算是乱谈了。

故事从下面关于和尚努力修道的问答开始。

有源律师问:“和尚修道,还用功否?”
师曰:“用功。”
曰:“如何用功?”
师曰:“饥来吃饭,困来即眠。”
曰:“一切人总如是,同师用功否?”
师曰:“不同。”
曰:“何故不同?”
师曰:“他吃饭时不肯吃饭,百种需索;睡时不肯睡,千般计较。所以不同也。”

佛家讲看破虚妄,明心见性,这就是和尚的努力修道。然而说“众生皆佛”,那管他还是不是和尚?和尚与士兵、皇帝有什么区别?和尚修的道与士兵、皇帝修的道又有什么区别呢?再说为何要修道?有什么目的?又说“心中有佛,处处是佛”,如果内心向道,为何又要努力修道呢?修道不应该有固定的形式,大众眼中的不修道也许是另一种修道的方式,更何谈甄别努力与不努力?“心物一元”,既如此,何有饥困?何有食眠?自然也就没有不同,没有大师与和尚的这个对话,这个故事不会流传下来,也不会有人知道他们了。对于道家来说,那个忘掉的和尚恰如“至人无己”,努不努力修不修道则是“神人无功”,对境无心的这个故事则暗合“圣人无名”。按这么理解,佛道对于我们这个故事确是殊途同归。

(更多…)

拍过很多逆光人像,一直很喜欢把光融入画面的感觉。一般来说,好点的相机加上合适的镜头在阳光适宜的环境下还是比较容易拍出好看的逆光人像。特别是5d4拍逆光简直太轻松了。而不同于相机传感器的高宽容度,手机要拍出整体感不违和的逆光人像一般比较困难,现在流行的办法是用主、副摄像头等多次曝光,再加上不同的算法实现。

去年刚换了个一加9pro,主副摄像头都用了目前很好的传感器,拍出的逆光人像细节还算过得去,HDR高光压得比较厉害,整体氛围感用ACR调节一下还是可以的。

(更多…)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陆朝阳、朱晓波等和西班牙塞维利亚大学Cabello教授合作,利用超高精度超导量子线路实现确定性纠缠交换,以超过43个标准差的实验精度证明了实数无法完整描述标准量子力学,确立了复数的客观实在性。相关研究成果近日以“编辑推荐”的形式发表在《物理学评论快报》上。美国物理学会Physics网站和《自然》杂志分别邀请国际专家撰写了相关Viewpoint和News & Views评论文章。

物理学家使用数学来描述自然规律。在经典物理学中,人们只用实数就可以写出所有定律,而复数仅仅作为一个方便的计算工具被主观引入。随着量子力学诞生,复数逐渐表现出某种直觉上的不可排除性:理论上,作为量子力学基石的薛定谔方程和海森堡对易关系其本身就是依赖于复数写出的;实验上,人们直接测量到了波函数的实部与虚部。这说明复数可能不是一个主观引入的计算符号,而是可以实验检测的物理实在。

图:实验结果

(更多…)

热了半个月终于下雨降温了,看对面的山有一种在高寒山区的感觉。

不是山太高,而是云太低。

(更多…)

傍晚五点半左右下了点雨,然后出彩虹了,拿着手机跑到顶楼把彩虹拍全了。然后一会儿东边出现像紫色的光一样穿透的东西,有同学说是丁达尔现象。我看这不正是古人说的“雨后飞虹,紫气东来”吗?

(更多…)

手机摄像模组越做越好用了,但录制的视频也越来越大了。最近新换一手机,最高支持8K60P录制,但录好了现在也没设备播放。目前也就显示器是4K分辨率,最适合的还是录制4K60P,看了60fps加上防抖的视频再看以前录的普通30fps的视频差距就太大了。视频的质量上来了大小也上来了。x264编码的4K60P视频默认码率是100mbps,改成x265编码后也是50mbps,稍微录长一点文件就上GB了,再大的手机空间都不够装。

以前手机录制的视频也有这个问题,但前几年一般都是1080p@30fps视频,手机屏幕也是1080p左右,把原视频拷贝到电脑上,自己用ffmpeg重新压制一下,再放回手机里面就可以。一般用x264 4mbps压完在手机上看和原视频没啥区别。现在变成4K60P,为了尽量减小体积得用x265压,压起来也慢多了。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