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杂记”目录存档

主讲人:中科院院士朱清时

  讲演者简介:朱清时,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中国绿色化学的主要倡导者和组织者、南方科技大学创校校长、1994年获海外华人物理学会亚洲成就奖和汤普逊纪念奖。

  演讲简介:朱校长介绍了二十世纪人类科学的最高成就——“量子力学”,指出人的意识不但和客观世界不能分开,反而可能是自然科学理论中最为基础的,客观物质世界正是意识产生的结果。同时,朱校长介绍了科学界的新假说,即意识是一种量子物理现象。意识不仅存在于人的大脑之中,也可能存在于宇宙之中。由此可以相信,随着研究的深入,自然科学与佛学最终将殊途同归。

  主持人: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朱清时校长、宗性法师、林德深教授和杜忠诰老师。这些都是跟南老师有很深的因缘,而且透过各种方式在身心性命之学颇有心得的人。所以我想今天,是一个盛会,是一个特殊的缘份。
(更多…)

6月深圳的飞机太不靠谱了。由于天气原因飞机经常晚点或者取消。月初刚坐了晚点6小时的飞机,回北京直接早上5点,天都亮了,可怜我是晚点5点出的门啊。这回下午3点的飞机等到6点直接取消,第二天早上六点补班飞,凌晨4点过就要起床出门 :(。

sun_rise1p

sun_rise2p

sun_rise3p

(更多…)

吴教授是我们学界的泰斗级人物。惊闻吴老师仙逝,万分悲痛。
吴老师的音容笑貌、伟岸的背影一直烙印在脑袋里。还记得一起谈论时他的那种气魄。
师德永存,万古长青。

又到时间又过了一年,又到立夏时。

小孩又长大啦,越来越像小女孩啦。

IMG_4054

IMG_4035
(更多…)

十多年前听过李先生两次讲座,一次是捐献两弹一星勋章,一次是科院的座谈,听后都感觉有一种使人纯和向上的力量。而对于李先生,我到现在还印象深刻,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我脑袋中出现的是雍容华贵。但她的谈话也不老气,非常活泼,使人如沐春风。总之有一种让人感觉既高山仰止又平易近人。这也许就是独特的气质以及一种气场吧。

时间是最好的东西,时间的流逝是永恒的。有幸在时空中与李佩先生有过一点点交集,转载一篇文章,悼念李佩先生。

文章来源:中科院之声微信公众号

编者按:我国著名语言学家、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李佩先生,于2017年1月12日1点26分56秒在京去世。

我们特转发2016年《中国青年报》采写的《湍流卷不走的先生》,以纪念李佩先生。


(更多…)

小家伙很早就会叫爸爸了,现在能爬会坐,还能扶着站了。

自己带小孩真是累成狗,白天晚上都得陪着,前几个月经常晚上也就睡3-4个小时,现在稍微大点还好些了。老婆产假修完后我们都得上班了,家里还得老人过来帮忙看下,工作一下班马上又回家“上班”看小孩,几乎没自己时间了。

小孩2-5个月时湿疹很厉害,了解病因(蛋白过敏)后发现这东西很不好治疗(治疗的目的似乎只是控制症状),而且小孩大了应该能自愈。我们先用了普通版的aveeno,似乎可以稍微缓解下。后来严重了换成Aveeno Eczema Therapy,结果小孩似乎过敏,身上红了一片。3-4个月时湿疹破皮流水,看起来很吓人,但小孩子皮肤修复力超好,过一两天自己又好了。为了怕她破皮的地方感染,她的床单洗过后每次都得用开水烫,然后日光暴晒,万幸最后没事。4-5个月湿疹看起来最严重,破皮的地方愈合得更慢了,我们就给她用了儿研所的肤乐霜+硅霜。对于超级严重的湿疹,这东西和网上介绍的一样,用几天又没效果了,看她实在难受,北医三院的医生开了蓝润,建议配合激素使用,用了立马见效,但也会反复,但终于控制住了。现在半岁了似乎快好了。

天真无邪
h2

h3

h1
(更多…)

3月份小孩出生,因为顺产只住了1天多医院就回家了。出院结账时还在暗自高兴,发现竟然只花了不到85块钱,而且这85块钱好像还可以报销一部分。回家后老婆孩子都给力,一直母乳,当时还在感叹真省钱啊,结果后来发现就不是这么回事。头几个月先是买纸尿裤就花了3000,其他的这买买那买买,钱就花花的没了。中途还把家里电用光了,最近登陆电网查了下,花费果然是稳步增长。8月份还没出,只会更多。想当年我们读高中的时候,食堂的小炒才5元一份,一般的2个荤菜才3元,一天吃饭也花不到10元。当时的一个月的生活费还不够交现在的电费,钱是越来越不值钱了。

fee

话说收入要是这么增长就好了。

前几年偶然认识了物理所一位退休的韩教授,由于她和她家人经常在国外,当她国内有些事情能不方便的时候便请我帮忙处理一下。其实也都是写琐碎的小事,我顺手便做了,但韩教授人很好,也很客气,每次回国都给我们带小礼物,特别是巧克力。我们也觉得不好意思,请她吃饭她也不让,反而请我们吃了一次。

韩教授退休后腿不太方便,无论在国内外都有一段时间去治疗。我们也一直都有邮件联系,感觉她心态很好。不过去年冬天收到H教授邮件说她情况不太理想,可能不能回国了,让我问问国内的一种药,买好了让她同事带给她。我们也一直安慰她,毕希望她没事。严冬的时候她有一次给我发邮件说很疲乏,我给她打气,让她宽心,春天总会来的。韩教授也还很乐观,表示“心里的春天,没有消失”。但从那之后她就没回过我的邮件了,我隐隐感觉情况不太妙。

前几天走在路上被人叫住,原来是韩教授儿子回国了,他告诉我,韩教授去世了,应该是白血病。然后他说韩教授去世前一直叮嘱他,让他别忘了感谢我们,说我们帮了他很多忙,最后还特意给我们带了一盒巧克力。。。。。。想起以前,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AltiplanoNight_NIK7856Ps
(更多…)

前几天做了个梦,醒来后一番感慨:“人即使能骗过全世界的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

去年底去美国开个学术会议,在看poster展板的时候碰到个“特别”的小姑娘,她展出的结果非常“不寻常”。按道理来说,做我们这一行的,要想提出某些观点或者证明某些推论,都需要相应的论据作为支持,而这些论据应该是很有说服力的。所以我们在学术会议上可以看到很多翔实的论断、惊艳的结果,再不济也有些很有意思的观点。

bird_and_wharf

这个小姑娘的poster一下子就吸引了我,首先是我们研究的东西还算类似。她的工作是研究A和B是否有联系,在我们这个领域一般认为A和B是有一定的联系的,但谁也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这个小姑娘是uc berkeley的研究生,看样子是本土美国人,她导师也是业内牛人,用的是还没公开的卫星数据(仪器就是berkeley的人搞的)。但她展出的结果看起来杂乱无章,与理论值差距很大,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于是我就和她聊起来了,我说我也在做类似的工作,分析这种东西花了很多时间,我问她你这个得弄好几个月才能分析完吧?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