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杂记”目录存档

前几年偶然认识了物理所一位退休的韩教授,由于她和她家人经常在国外,当她国内有些事情能不方便的时候便请我帮忙处理一下。其实也都是写琐碎的小事,我顺手便做了,但韩教授人很好,也很客气,每次回国都给我们带小礼物,特别是巧克力。我们也觉得不好意思,请她吃饭她也不让,反而请我们吃了一次。

韩教授退休后腿不太方便,无论在国内外都有一段时间去治疗。我们也一直都有邮件联系,感觉她心态很好。不过去年冬天收到H教授邮件说她情况不太理想,可能不能回国了,让我问问国内的一种药,买好了让她同事带给她。我们也一直安慰她,毕希望她没事。严冬的时候她有一次给我发邮件说很疲乏,我给她打气,让她宽心,春天总会来的。韩教授也还很乐观,表示“心里的春天,没有消失”。但从那之后她就没回过我的邮件了,我隐隐感觉情况不太妙。

前几天走在路上被人叫住,原来是韩教授儿子回国了,他告诉我,韩教授去世了,应该是白血病。然后他说韩教授去世前一直叮嘱他,让他别忘了感谢我们,说我们帮了他很多忙,最后还特意给我们带了一盒巧克力。。。。。。想起以前,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AltiplanoNight_NIK7856Ps
(更多…)

前几天做了个梦,醒来后一番感慨:“人即使能骗过全世界的人,也骗不了自己的内心” 。

去年底去美国开个学术会议,在看poster展板的时候碰到个“特别”的小姑娘,她展出的结果非常“不寻常”。按道理来说,做我们这一行的,要想提出某些观点或者证明某些推论,都需要相应的论据作为支持,而这些论据应该是很有说服力的。所以我们在学术会议上可以看到很多翔实的论断、惊艳的结果,再不济也有些很有意思的观点。

bird_and_wharf

这个小姑娘的poster一下子就吸引了我,首先是我们研究的东西还算类似。她的工作是研究A和B是否有联系,在我们这个领域一般认为A和B是有一定的联系的,但谁也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这个小姑娘是uc berkeley的研究生,看样子是本土美国人,她导师也是业内牛人,用的是还没公开的卫星数据(仪器就是berkeley的人搞的)。但她展出的结果看起来杂乱无章,与理论值差距很大,不能说明任何问题。于是我就和她聊起来了,我说我也在做类似的工作,分析这种东西花了很多时间,我问她你这个得弄好几个月才能分析完吧? (更多…)

十几年了,终于结束了。

sc2

“来吧……好戏开场了。”

最近气温一直不高,很多时候都是白天多云晚上下雨。7月4日和8月3日傍晚的小雨停后都拍到了彩虹。

晚饭后出来,突然发现天晴了,夕阳照过来,顺着阳光就看到彩虹了。马上停下来找个地方拍彩虹。
1RB

彩虹对面就是西山晚霞
2cloud

(更多…)

我不是生物和心理领域的,对梦也没研究,但我最近做了一个梦,醒了后感觉有些意思,随便写一下。

先查了下wiki,以往的研究发现,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梦是有意识看无意识的一扇窗子’;而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人入睡后,一小部分脑细胞仍在活动,这就是梦的基础’。也就是说,梦是人做的,梦里面的一切都不能脱离做梦者的本体。比如你做梦梦到一个人,这个人在梦里面对你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都是你‘梦’出来的。梦里面的所有元素都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即使它们有些‘奇怪’或者‘不可预测’,那也是你大脑想出来的。

那么有没有可能梦中的某些元素不是你大脑创造出来的呢?我以前觉得是不可能的,人感觉到的梦其实只是脑电波(脑细胞)的活动而已。但我最近这个梦有些奇怪,梦里面的人物并非‘我的意识’或者‘无意识’,他们似乎有了‘自我意识’。
(更多…)

难得赶上APEC放假,天气也还不错,准备跑到钓鱼台去看看银杏。不知道是是因为开会的原因,一路上看到好多洒水车来回洗地,到了银杏大道发现落叶都被扫走了。

这是旁边玉渊潭公园的银杏落叶
0-gingko-leaves

大家调侃的APEC BLUE,这么蓝的天,在这个时节比较难得。
1-lake

玉渊潭的落日
2-sun_on_lake
(更多…)

北京的春天一直都不长,不过今年冬天不太冷,现在气温也还没起来,所以立夏过了也感觉夏天还没来。难得前几天有好天气,到后海拍了几张。

lake-side
这是3月,柳树刚绿不久,天气也不错。

boat
后海里的小船,感觉到了江南。

tower
湖边的塔,我也不知道塔的角有什么讲究。湖边的塔4个角、6个角、8个角的都见过,西北的塔好像角更多。难道是只是设计师随意设计的?
(更多…)

飞机的出现比汽车晚不了多久,现在的小型螺旋桨飞机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成本其实也就一辆中级车的价,和北京动辄几百万的房价比起来实在便宜多了。同样经过100多年的发展,汽车早就普及了,飞机虽然也多了,但普及率比汽车还是差远了。一直以来就想自己开飞机,前几年也听说国内开放3000米空域自由飞行了,但一直不知道哪里可以开飞机。

来了这边半年一直没出去过,本来准备回国前出去转转,无奈有一些事情耽搁了,中途又赶上难得一见的大雪,最后哪儿也没去成。想想就在周围玩玩吧,幸运的是我发现这里既可以开飞机又可以跳伞,地方都很近,40mile以内,而且不算贵,出去玩的话住宾馆两天的房费就够开飞机跳伞了。但在美国很多事都要先预约,这次开飞机也一波三折。先是跳伞的告诉我预约早就已经满了,最近的等到3月中旬,看来是跳不成了,稍后开飞机的这家公司也给我说预约满了,得3周以后才能开。我想这不行啊,啥也干不成了,于是告诉她我要回国了,2月前的任何一天都行。那个接待员还不错,说让我等一下,然后她不知道问了谁,反正给我安排了这周三飞。但我周一查天气预报,周三要下雪啊,飞不成了,要让他给我改到周二,结果周二提前下雪了。没办法,我周五早上就得走了,今天周四是最后一天了,虽然阳光很好,但我查天气预报说西北风32km/h,我想多半又泡汤了,我记得有的小飞机的巡航速度也就100km/h。打电话问能不能飞,接线员mm先说可以,然后又说不行,风太大了。我们告诉她明天我就回国了,想飞一次,最后他让我们先来,再和我们说。

plane1

来到机场发现好多小飞机,单引擎的比较多,双引擎的有几架看起来也很上档次,就是风确实很大,也很冷,当时走过了没拍下来。伴飞的教练员说风太大,虽然能保证安全但很颠簸。我们也没在意,这时候也顾不得舒适了,只要安全就行。
plane2

这架就是我们要飞的飞机,2排2座,一共可以坐4个人。教练员飞前讲解,仪表盘看起来比汽车复杂多了,操纵杆是双人的,教练员和我都能同时控制。
instructor
(更多…)

我记得上一次在球场踢足球已经是2007年5-6月了,到现在已经快7年。这几年换了地方后,几万人窝在一个寸土寸金的小地方,共享一个篮球场,只好改打篮球。好在周围也有很多人打篮球,场地后来也加了一个,能保证基本的锻炼。但打篮球容易受伤,有一次扭伤脚1年多才恢复,去年夏天也扭了一次,直到现在还有点感觉。受伤不能运动的感觉非常苦闷,即使没受伤打篮球也没有踢足球那种感觉。无奈附近没方便踢球的场地,也没找到能一起踢球的一群人,好久没体会到这种感觉了,似乎连梦都没梦到过踢足球。不过在球场上自由奔跑的感觉是很难忘记的,前些天和同学滑雪过后又有了那种速度的感觉。我很清楚的记得最近有两天做梦都梦到踢足球了。
(更多…)

冬天太冷,好久没拍了。前几天预报要下雪,房东也像往常一样给我们发邮件,让我们做好准备,说雪大了可能断电,也可能没吃的什么的。前几次也下过大雪,其实不太大,现在冬天已经过了,我想也不会太大。结果这雪大的完全超过了我的预期,从没见过这么大,路面积的雪最低也有30cm,人行道上更是1m多高,踩上去感觉雪全跑到鞋里和裤子上了。下雪第二天全校停课,我想着组里还有组会呢,也没说要取消,就跑到学校去了。出门才发现走路都困难,而且很奇怪,气温还不低,天上还飘着冻雨。总算知道为什么大雪要停课了。

snow1
小区扫雪
snow2
后院的雪
snow3
雪后傍晚
(更多…)